搜尋
Filters
Close

“心病還須心藥醫”,而MHC就是我要找的心藥!

Dear Agnes,

“心病還須心藥醫”,而MHC就是我要找的心藥!

女人是用水造的,當情感受到修害,真不能如男生般的灑脫放下…..

第一之接觸Agnes,說話未出,我的眼淚已經湧了出來,那種悲傷、抑鬱和失控的程度可想而知。經過了第一次治療後,好像有一種神奇的力量,使自己的心靈和想法有所改變,是惜懷、是放下,我再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思想會改變?為什麼情緒變得穩定?”完全地體會了催眠治療的奇效!It’s Magical!

最後一次見Agnes,也是要流下淚來,那是感動的欣慰的眼淚,她帶引我到美滿和幸福的將來,須然實際上未找到,但靈魂上我已把它捉住了!

其實MHC的收費一點也不便宜,但當我做完療程後,覺得絕對是值得回票價,我定會介紹有需要的朋友啊!

Agnes,多謝你的細心照顧,多謝你的開解,我感受到你是用心去照顧我們,使我們做回快樂的我!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kindness!

留下您的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