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Filters
Close

來“身心治療舍”幾十年的心結,我可以無顧慮地盡情釋放,找回了自己。

當女兒要求我到“身心治療舍”接受心理/情緒治療的一刻,我的反應是要接受治療的人不是我,應該是女兒和她的媽媽!

治療師是Agnes Lai。共先後四次的會面過程,她都是靜聽和記錄我訴說的心事,有時做一些附和。而每次我都像玩童話故事般被她的說話引導我的思維進入她描述的演歷中,也由此我像經歷了將歷史重擔放下、壓力放鬆、心境寬恕、喜悅和流淚過程。而每次離開的時候,心情都平靜了很多「

一個月過後,我感覺自己再次沒有發脾氣。更奇怪的是感覺我太太的態度也溫純了很多。就於上星期一次澳門2日遊期間,抬頭望著威尼斯人渡假村商場上空的假天,三十年來的感情風風雨雨,竟一掃而空了。

40年工程師生涯,習慣了思維/思考問題時的邏輯化。所以我肯定這次治療並不是魔法,但我肯定這成果。重要的原因,除了當然的專業外,“身心治療舍”是提供了給我一個小小的安任可信任的地點及傾訴對象,讓我敢於把心事盡情傾訴「

向神祈禱不會回答我,向父母訴說我沒有勇氣。向朋友訴說更沒有面子。來“身心治療舍”幾十年的心結,我可以無顧慮地盡情釋放,找回了自己。

留下您的評論